<dd id="4oz8l"></dd>
<rp id="4oz8l"></rp>
<button id="4oz8l"></button>

<dd id="4oz8l"><center id="4oz8l"></center></dd>
  • <tbody id="4oz8l"></tbody>

    1. 天天新動態:莫言獲諾獎演講_莫言在諾獎獲獎感言中

      2023-07-03 07:01:33 來源: 互聯網

      hello大家好,我是城鄉經濟網小晟來為大家解答以上問題,莫言獲諾獎演講(莫言在諾獎獲獎感言中)很多人還不知道,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!


      (相關資料圖)

      通常,我們看到頒獎晚會,獲獎者發表感言的一般套路是:表達自己的自豪感、榮幸意,對主辦方的感謝意——簡介自己的成就(獲獎的原因)——展望未來。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先生卻另辟蹊徑,在瑞典文學院的頒獎儀式上,借著對母親的懷念,寥寥數語,就把人們帶回到六七十年代貧窮落后的中國。他用“我記憶中”四個“最”故事表現了母親的慈祥、寬恕、誠信、善良,但聽來個個扎心。

      我是我母親最小的孩子。我記憶中最早的一件事,是提著家里唯一的一把熱水瓶去公共食堂打開水。因為饑餓無力,失手將熱水瓶打碎,我嚇得要命,鉆進草垛,一天沒敢出來。傍晚的時候,我聽到母親呼喚我的乳名。我從草垛里鉆出來,以為會受到打罵,但母親沒有打我也沒有罵我,只是撫摸著我的頭,口中發出長長的嘆息。

      莫言用這件事來表現母親的慈祥,家里唯一的熱水瓶被自己打了,母親沒有罵也沒打,還用手撫摸著他,安慰他,足以表現母親的慈祥。但本人從母親的角度覺得母親有些地方做得不夠好:

      怎么能讓五歲的孩子到公共食堂打熱水的?

      “公共食堂”是打熱水的地點,也能反映時間。公共食堂最早可追溯到1958年底"人民公社"的出現。我母親講過,公共食堂頭一年吃得好,第二年就不行了。由于沒有計劃,剛開始時大家有天天過年的感覺。沒有定量,想吃多少吃多少。包子餃子、餃子,面條子輪流上,終于不能維繼。接著就是三年自然災害,公共食堂開不下去了。

      1961年3月,中央對《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》做了重要修改,公共食堂停辦。

      所以,莫言到公共食堂打熱水的時間,從“饑餓無力”應該是1960年左右。莫言1955年生人,60年才五歲左右。

      那時的莫言家是一個13口人的大家庭,有兩個哥哥、一個姐姐、父母,還有爺爺、奶奶,沒有分家的叔叔、嬸嬸,為什么偏偏讓五歲的孩子去打熱水呢?

      如果是母親讓莫言去打熱水,那就與“慈母”形象不符了。莫言在很多演講與文章中提到“饑餓與貧窮”是自己創作的源泉。他在《超越故鄉》中寫道:

      “那時候,我們這些五六歲的孩子,在春、夏、秋三個季節里,基本上都是赤身裸體的,只是到了嚴寒的冬季,才胡亂地穿上一件衣服?!?/p>

      這么說,莫言的母親確實對孩子太不上心了。我記得小時候,半夜醒來總是看到母親在忙碌,經??p補衣服?!袄洗蟠┬?,老二穿舊,老三穿塊破布頭?!笔抢蠇尳洺Uf的順口溜。母親還講過一個老戲《打蘆花》,大意是,后娘向在外當官剛回家的父親告狀,說給兒子穿那么厚的棉衣,兒子還喊冷。父親把兒子來,一看棉襖確實很厚,就很生氣,用皮帶抽打兒子。棉襖被打破,露出了里面的蘆花而不是棉花。這才知道,后老婆心太黑,就把后老婆休了。

      所以,絕大多數母親是不會讓孩子們赤身裸體滿街跑的。夏有單、冬有棉,盡管可能很破舊,有補丁。這不只是母親的責任與義務,也是母性使然。

      莫言曾自曝吃奶到五歲,說明母親對莫言是多么溺愛。讓五歲的孩子去打熱水,萬一濺出的熱水燙傷孩子怎么辦?所以,不管誰讓莫言去打熱水,母親都不會答應的。

      五歲的孩子能在草垛里饑腸轆轆地呆了一天?

      莫言特意強調,是因為“饑餓無力”才打壞了熱水瓶,害怕母親責罰鉆進草垛呆了一天。餓著肚子在草垛里饑腸轆轆呆了一天,五歲的孩子有這么大的定力?

      記得莫言剛得諾獎那會兒,他大哥管謨賢被邀請到山東電視臺“金聲玉振”欄目做客。

      管謨賢說,小時候的莫言在家里是多余的,并不很討人喜歡,因為:

      “他很調皮,鼻涕掛著很長,經常用棉襖袖子擦鼻涕,走路經過的地方會碰掉所有的東西,媽媽罵他身上長了刺??!”

      這段話,一說明莫言小時候是穿棉襖的,二說明莫言從小調皮。這樣一個活潑好動,打過不少東西的孩子,怎么可能多愁善感到,打個熱水瓶“就嚇得要命,鉆進草垛,一天沒敢出來”?

      小孩子大腦是受腸胃支配的,“屬雞的,記吃,不記打!”我母親對經常犯低級錯誤的孩子經常這樣惡聲惡語地斥責。而莫言又是個從小吃不飽的孩子,比別人更會感到餓肚子。為了一個經常犯的錯誤,能餓著肚子呆在草垛里一整天,是五歲的孩子能做到的?

      莫言的記性好又早熟,五歲就能記得母親的嘆息聲

      母親找到莫言,沒打也沒罵,用手撫摸著小莫言,“口中發出長長的嘆息”。五歲就能體會到生活的苦難,真是不是一般的“早熟”!

      我記憶中最痛苦的一件事,就是跟隨著母親去集體的地里撿麥穗,看守麥田的人來了,撿麥穗的人紛紛逃跑,我母親是小腳,跑不快,被捉住,那個身材高大的看守人搧了她一個耳光。她搖晃著身體跌倒在地??词厝藳]收了我們撿到的麥穗,吹著口哨揚長而去。我母親嘴角流血,坐在地上,臉上那種絕望的神情讓我終生難忘。多年之后,當那個看守麥田的人成為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,在集市上與我相逢,我沖上去想找他報仇,母親拉住了我,平靜地對我說:“兒子,那個打我的人,與這個老人,并不是一個人?!?/p>

      這是個講母親“寬恕”的故事,但人們討論最火的是到“去集體的地里撿麥穗”的性質問題。其實,還有一個深層次的問題,就是莫言從小受爺爺的影響,對人民公社、生產隊一直有成見。他在《超越故鄉》中稱,爺爺曾說:“人民公社是兔子尾巴,長不了?!边€說爺爺“有遠見”,人民公社最終解體了。所以,在他的眼里看守集體麥田的人就成為惡勢力的代表,當然面目可憎;而“去集體的地里撿麥穗”則是因饑餓所致,是正當行為。

      在《豐乳肥臀》里,母親上官魯氏為了孩子有飯吃,發明了“胃袋”,把集體的糧食吞到胃里,回家吐出來,洗凈煮給孩子們吃??卦V了人民公社時期,普通農民的悲慘經歷。母親的壯舉,也被有些評論者嘖嘖稱贊為“偉大的母親”。

      我記得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個中秋節的中午,我們家難得地包了一頓餃子,每人只有一碗。正當我們吃餃子時,一個乞討的老人,來到了我們家門口。我端起半碗紅薯干打發他,他卻憤憤不平地說:“我是一個老人,你們吃餃子,卻讓我吃紅薯干,你們的心是怎么長的?”我氣急敗壞地說:“我們一年也吃不了幾次餃子,一人一小碗,連半飽都吃不了!給你紅薯干就不錯了,你要就要,不要就滾!”母親訓斥了我,然后端起她那半碗餃子,倒進老人碗里。

      本故事是為了表現母親的善良,但聽來卻同樣扎心,過節有乞丐上門,而施舍的家庭也很貧窮,也吃不飽。

      莫言的《過去的年》寫的是莫言小時候過年的事兒,其中吃餃子依然是“重頭戲”。先說小年晚上吃餃子:

      “那時候我的飯量大得實在是驚人,能吃多少個餃子就不說出來嚇人了?!?/p>

      寫當地風俗,除夕的餃子里面放硬幣,誰吃到誰有福,而且硬幣歸自己:

      “有一年,我為了吃到帶錢的餃子,一口氣吃了三碗,錢沒吃到,結果把胃撐壞了,差點兒要了小命?!?/p>

      說明,莫言家是有條件讓莫言吃到飽,吃到撐的。莫言與乞丐的爭辯: "我們一年也吃不了幾次餃子,一人一小碗,連半飽都吃不了…”是說給乞丐聽的嗎?

     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,就是跟著母親去賣白菜,有意無意地多算了一位買白菜的老人一毛錢。算完錢我就去了學校。當我放學回家時,看到很少流淚的母親淚流滿面。母親并沒有罵我,只是輕輕地說:“兒子,你讓娘丟了臉?!?/p>

      這個故事輕描淡寫,但其背后的故事寫在他的散文或是小說《賣白菜》里,臨近年關,家里沒錢,母親把家里僅有的留著過年包餃子的三棵白菜拿到集上賣。因為自己不情愿賣,還哭了鼻子,又看不慣買菜老太太的挑剔,就故意多算了買菜的老太太一毛錢。傍晚的時候白菜又回到了莫言的家里。

      莫言家當時是13口的大家,奶奶管家,母親只負責做飯,母親是沒有權利把僅有的三棵白菜賣掉的。關于本小說存在的其它問題,本人曾撰文論述。

      https://m.toutiao.com/is/NhnuhH9/?=莫言的《賣白菜》被編入中學教材非常不嚴肅 -

      莫言用“我記憶中”的四個“最”故事,彰顯母親的高尚品質,但每個故事都籠罩著貧窮、饑餓給人的體驗是扎心的,沉悶的。

      莫言曾說自己小時候除了冬天,春夏秋都赤身裸體,10歲前沒照過照片時,北大教授孔慶東在微博上貼出一張莫言的黑白照片,并配文稱“文學虛構可以改變真實記憶,甚至作家也會迷失真我?!蹦敲?,這“我記憶中的”四個“最”故事到底是文學虛構,還是真實記憶呢?

      本文就為大家講解到這里,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。

      標簽:

      [責任編輯:]

      最近更新


      JIZZJIZZ日本护士视频色系-JIZZJIZZ日本护士水多多小说-JIIZZJIIZZ老师水多在线播放-在免费JIZZJIZZ在线播放